小说创作是虚构更美好的生活

2019-09-17 13:34:26 来源: 揭阳信息港

     尔雅的 城市 是他 一个城市 (尔雅集的名字),它是具体的,也是虚幻的,那是他的精神家园。近几年,他时常在黄昏独自漫游黄河边,看湍急的河水滚滚东去,卷去无尽的黄沙和,还有他无处倾诉的情思。尔雅是孤独的,是他反抗孤独的方式与途径;尔雅是坦诚的,敢于把内心隐秘的所在剖开一部分给人看。在尔雅这里,是人类灵魂的栖居地,也是精神主体的外化。

尔雅大学时写诗,后来写散文、写、写评论、写专栏。他的散文有些是可以当做小说来读的,尤其是写人记事的散文,有般的迷醉、成长的艰难与伤痛,还有一点淡淡的忧愁与哀伤。《蝶乱》是他的部长篇小说,写农村出身的大学生在都市象征的大学校园寻找身份认同的,以期男子的隐秘场所 宿舍为背景,以不同男性对姬瑶充满诱惑的性符号的叙述、想象为线索,将大学教师、文学爱好者、诗人、编辑、酒鬼、三陪女、偷窥者等人物群像展现在读者面前,主人公在诱惑、迷失(堕落)中逐渐成长蜕变(拯救)。《蝶乱》是一个 蝉蜕 的寓言,为他带来声誉和荣光,尔雅因之而羽化成蝶。

《非色》是他的第二部长篇,依然是他熟悉的大学校园,主角成长为教师。这是一个疑似 的故事,主人公式牧是高校教师、诗人,日常单调、枯燥、琐屑,却注重精神生活的崇高与纯粹,对余楠的追寻成为他精神存在与追求的方式。式牧以寻觅的方式逃避着现实余楠,对现实的恐惧使他精神恍惚、痛苦不堪,而生活中那些女人,无论性感,还是纯情,都无法取代她,就像金钱、名利和性都无法取代他对理想、和文学等价值的追求一样。

尔雅认为小说不是反映现实生活,而是虚构更美好的生活。他在《非色》中借人物之口阐释了自己小说虚构的文学主张,他说小说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为了第三部长篇,他长途跋涉,从西安、、天津到广州、上海、杭州,他遍访书画名家和书画市场,甚至花费大量的来练字,感受书画的魅力,一不小心,他的书法作品已颇具韵致,常常有友人索取收藏。出于对现代文明的强烈认同,他很早就用电脑;而在这部小说的创作中,他逐渐发觉键盘阻遏了他的艺术灵感,改用硬笔写作,人物与情思尖流淌出的字符跳跃、舞蹈、歌唱,一个个方块字像精灵般诉说着,召唤着沉睡的灵魂。

在长篇小说创作的间隙,他还创作了城市女性系列和许镇(乡村)系列中小说,其中,《谁的身体更柔软》被《中篇小说选刊》选载,并在中篇小说选刊网站投票中名列榜首。尔雅擅长写女人和性,他说女人是城市生活里摇曳的花朵。但这部中篇小说、《非色》和《上海的妖夜》中,他对男性内心隐秘的自觉袒露和剖析,恐怕比小说中关于女人和性的任何言说都更具有魅惑力。男人在物质、金钱、权利、美色的诱惑下,无耻地背叛着自己的孤独和欲望、真诚和理想,并将罪恶的渊薮指向女人和性。 我 、式牧和王三元都是这样自恋,他们自以为爱着女人,其实爱着的却是男人自己的悲伤和绝望。尔雅的乡村许镇只是小说叙事的背景而已,市井民俗风情固然是小说构成的要素,但人性才是核心。他笔下的小人物,哑巴、农民工、 等都有着细腻的对于环境和肉体的感觉,这是尔雅对人的尊重。

尔雅专门研究过《金瓶梅》,十分欣赏小说对艳俗市井的描摹,他绵长细密的叙事风格的形成,与《金瓶梅》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尔雅的笔触始终指向的是人的精神,他擅长以考察人的心灵痛苦来映射外部世界的风云变幻,心灵世界是镜像化了的世俗社会。他对小说理论和电影理论颇有研究,曾与人合作出版学术随笔集《诗学与艺术问题》等。

对电影和碟片的痴迷收藏,使他颇为得意,他还是甘肃省影视审查委员会委员。他善于把电影的蒙太奇手法、国画的工笔白描等与小说的叙事技巧有机结合,使小说融入了电影、绘画、书法、的艺术美感。他的小说色彩丰富、迷离、暧昧,空间转换和叙述人的转换随机而自然。而这也成为尔雅小说的短板,形式遮蔽了小说的深度模式,影响了小说的思想深度。

世事喧嚣,他退而以结网,不惧作茧自缚。他在孤独中抗拒浮躁与绝望,却使自己成为一个暧昧的存在。但他依然笔耕不辍。

尔雅:本名张哲,生于甘肃通渭。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八届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甘肃省文艺界 四个一批 人才。现供职于兰州交通大学。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蝶乱》《非色》《卖画记》等,《的城市》,学术随笔集《诗学与艺术问题》等。其作品多次被《作品与争鸣》《中华文学选刊》《中篇小说选刊》等转载。长篇小说《蝶乱》入选 陇原当代文学典藏 。长篇小说《非色》入选全国农家书屋工程。两次获甘肃 黄河文学奖 长篇小说一等奖。

 

宝宝健脾胃什么药好
孩子晚上睡觉出汗
小孩脾虚吃什么药
四个月宝宝怎么止咳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