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武战神 第372章、夜袭杀手组织

2019-12-05 06:26:09 来源: 揭阳信息港

炎武战神 第372章、夜袭杀手组织

王城。

极深隐蔽院落。

这里,便是杀手组织的分部。

作为杀手,属于不正当的职业,自然不会光明正大的显露势力,所以才会选择在如此隐蔽的角落中,这也是杀手组织的一贯习惯。

唰,唰,~~

黑夜中,鬼魅的闪动着几道身影。

正是凌天羽他们。

有着毒王的暗中相助,凌天羽很便找寻到了杀手组织的密部,轻轻松松的翻到了院落的墙壁上,隐匿住了身上的气息。

“恩师,里面大概有多少人!”凌天羽暗问道。

毒王细细的窥视了番,说道:“里面的人并不多,只有三十几位,但都具有着玄阴境的修为,其中有五人达到了玄丹境的修为,这对你來说很轻松,但也不可大意,毕竟老夫也不敢肯定距离在这四处还有别的势力存在!”

“恩!”凌天羽暗暗点头,对吴转江、小颂说道:“你们去解决外院的那些人,动作要点,而且不能有任何的动静!”

“沒问題!”

吴转江应道,忽的一下消失不见。

吴转江的战魂是魅魂,在黑夜中可以将身法发挥到,就是同级境界武者,也难以察觉到吴转江的存在。

“不见了!”小颂愣住了。

“我也先进去了,不过记着,别闹出太大的动静!”凌天羽说完,跟着凭空消失。

小颂狠狠磨牙:“我也不能落下了!”

说完。

小颂也潜了进去。

此时,吴转江已经潜入了外院中,幽灵般的身法,超越的修为,落叶痕般的闪掠到了一位位黑衣人的身背,一手捂嘴,一剑狠狠的磨断了那些黑衣人的脖子。

小颂本來就是属于暴力型的武者,但为了不制造动静,可真苦了他,压抑着爆发力,暗暗的掠向一位位黑衣人的身背,双手如爪,极是血腥的扭断了那些黑衣人的脖子。

一个又一个,作为杀手,他们甚至连反应的能力都沒有,一个个反而都被暗杀了。

外院的这些杀手虽然拥有玄阴境的修为,但对于吴转江他们來说,差距实在是太大了,那简直就是一个手指头就能捏死的人。

而凌天羽,却是循着那五位玄丹境高手所在,施展土遁之术,潜入于一处内厅中,暂未出手,而是先静静的藏了起來。

内厅中。

主位上,坐立着一位黑衣大袍的中年男子,面色森霾,形间散放出一股杀气,此人修为高,玄丹八重境。

除了这位中年男子之外,两侧坐立着四位黑衣人,皆是玄丹三重境修为以上高手。

原本,杀手组织并不重视洛阳国,所安排的势力也并不强,可能是因为凌天羽的缘故,才会聚集了如此多高手。

“舵主,你觉得那两位大人可否将凌天羽给擒回來!”一人问道。

“两位大人修为都已臻玄婴境,若是萧胜天离开了王城,在这王城里人会是那两位大人的对手!”中年男子自信的说道。

“说得也是,不过凌天羽那家伙的天赋实在惊人!”那人颇为佩服,沉着脸说道:“其实,我怀疑凌天羽会不会得到了其它三门的暗中照顾!”

“这也是有可能的,毕竟我们四门在外界争夺培养的竞争力是越來越大了,特别是暗门的那些家伙,处处与我们杀手组织作对!”另一人恨恨的说道。

“不管是不是,先擒回來再说,上面已经对凌天羽非常感兴趣了!”中年男子说道。

“其实,我也对你们很感兴趣!”一道颇为意味般的笑声忽然间传入了内厅中。

“谁,!”

五人一惊,能够将神不知鬼不觉潜入这里的人,修为会是如此简单。

“你们想要擒住的人!”凌天羽凭空现身,负手而立,面色森酷,嘴角边是泛着饶有兴致的笑容,毫畏惧之色。

“凌天羽!”

五人大惊,实在是想不明白凌天羽是如何潜入这里來的。

“來得正好,先擒了你再说!”一人喝道,脸上泛着狞笑

,直接逼了过來。

虽然不知道凌天羽是怎么潜进來的,但今日确实亲眼见到凌天羽只有玄阳境的修为,所以那人显得非常的自信,以他玄丹境的修为,对付凌天羽只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可就在那人即将逼近到凌天羽身处的时候,只见一道鬼魅的残影闪过,那人赫然扑空,脸色惊变。

“就这能耐也想擒我,真是大言不惭!”寡毒沉冷的声音犹如冷风般的在那人的耳边传來,凌天羽早已经瞬间绕至那人的身侧。

猛的,凌天羽伸手一探,像是毒爪般的手掌,狠狠的往那人的脖颈上扣了过去。

格勒,~

清脆的骨骼断裂之声,那人惊恐的瞪大了双眼,一副致死都法接受的表情。

头一歪,死了。

秒杀。

一位玄丹境高手,就这么被秒杀了。

中年男子等震惊万分,差点就吓得喷血了,今日才见凌天羽仅有玄阳境的修为,怎么才一夜之间,凌天羽就足以将一名玄丹境高手秒杀。

“你···你竟然隐藏了实力!”中年男子颤声道,旁边三人是惊恐至极。

“猜对了!”凌天羽冷笑道。

中年男子怒然,喝道:“杀了他!”

嗖,嗖,~~

四人怒气腾腾的杀了过去,手中现剑,一同力杀向凌天羽。

凌天羽双眼一凝,沉喝道:“重域,~”

猛然,强大的重压逼出,四周的桌椅直接粉碎,而正于冲射中的四人,面色恐骇,在那强大的巨压威逼之下,整个身子沉了下來,犹如深陷泥潭,寸步难行。

恐怖。

凌天羽比想象中的还要加的恐怖,仅是一波战魂力,就一举将他们四位玄丹境高手给制住,如果沒有达到玄婴境的修为,根本就沒有这能力做到。

凌天羽邪异冷笑,手中立刻现出残血剑,神情淡漠,鬼魅般的游走,挥剑之间,寒光熠熠,四人只见到那一瞬即逝的寒光,眼前便是一片空白。

咻,咻,~~

一剑又一剑,颇为弧度的鲜血飞射而出,一气呵成,除了那中年男子之外,其他三位玄丹境高手,喉咙间皆被撕裂开了一道深之见骨的血口。

甚至连惨叫的机会都沒有,带着绝望与恐惧,惨死当场。

猛然。

凌天羽逼到了那位中年男子的身前,一掌重击在其胸口中。

砰!~

一声沉重的响声,那中年男子闷叫了一声,口喷鲜血,周身骨骼筋脉尽数断裂,倒飞了出去。

唰,~~

凌天羽若闪电,就在那中年男子倒飞之余,又迅速的闪身过去,一把手掐住了那中年男子的脖颈,勒得他喘不过气。

那中年男子承受着巨大的痛楚,脸色惨白,震骇万分,想不到凌天羽所隐藏的实力竟是如此恐怖,甚至还瞒过了所有人。

同时,也让他醒悟过了一个问題。

那就是传闻都是真的。

凌天羽狠狠的掐着那中年男子的脖颈,冷凛问:“上面,是残字门下的暗令吗?”

“残字门···你怎么知道残字门!”中年男子满脸骇色。

“看來是沒错了!”凌天羽狠狠的说道:“实话告诉你,不仅是你们杀手组织,就算是圣府残字门,总有一天,我凌天羽也会毁了它!”

“你···”中年男子满脸怒色。

“你就安心去上路吧!”凌天羽脸色一寒,手中猛的一运力,狠狠的将那中年男子的脖子给扯断。

随着。

吴转江、小颂冲了进來。

“都搞定了!”凌天羽回头问。

“当然,不过是些小角色而已,我还沒玩个痛呢?”小颂得瑟道。

“恩,那先离开这里吧!”凌天羽谨慎的说道。

说完。

凌天羽三人便悄然声的离开了这处院落,至于这院落中的这些死去的杀手,怕是得死得发臭之后才能被发现了。

不时。

凌天羽他们便装作事一般,漫步走在热闹的大街上。

然后,直接走回了酒阁。

可刚进入酒阁中的时候,凌天羽他们就觉得里面的气氛有些怪,在这大晚上本该热闹的地方,可在这里面竟然一个人影都沒见着。

不禁,凌天羽他们多了几分心,警惕的走了进去。

“天羽大人,你可算是回來了!”一道有些熟悉的笑声传來,左一海等几位供奉长老,笑意盈盈的从酒阁内走了出來,像是等待多时了。

“长老!”

凌天羽眉头一皱,在见到左一海他们的时候,也暗暗松了口气,当即隐匿住了身上的气息。

左一海走了上前,歉意道:“实在是不好意思,听说您和几位朋友是住在这里,见你们不在,所以只好先将里面的人都给请出去了,希望别介意!”

“不会!”凌天羽淡然问:“请问几位长老是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明晚国王设宴,特令我等前來邀请你们,不知可否方便!”左一海笑道。

“沒问題!”凌天羽直接回道。

左一海他们愣了下,沒想到凌天羽沒有考虑就直接答应了,左一海便拱手笑道:“如此甚好,那我等就不打扰你们了,明晚静候大驾!”

“恩,慢走!”凌天羽淡然道。

说完,左一海他们便离开了。

吴转江问道:“天羽兄弟,这洛阳国的国王很明显就是看中了你现在的身份地位,想要巴结你,你竟然那么干脆就答应了!”

“反正近也沒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而且说來凌家归根还是在洛阳国的国境中,与洛阳国皇室交好,也沒什么坏处!”凌天羽说道。

“那剑云宗的事情什么时候解决!”吴转江又问。

“我觉得这剑云宗不像是表面上看起來的那么简单,这事不急,先好好探清底细,等一个月后再说吧!而这段时间我想好好陪陪小舞!”凌天羽笑道。

“小舞啊~”吴转江哭丧着脸,长叹道:“唉~看來我们又得要被抛弃了,不说了不说了,说起來就是满满的心酸,走吧!小颂兄弟,就算是沒有媳妇,也是可以有好基友的!”

说着,吴转江便搭着小颂的肩膀走了,留着凌天羽一人在那凌乱。

孩子流鼻血
小孩晚上发烧白天正常是怎么回事
什么是儿童止咳的安全用药
儿童咳嗽吃什么药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