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辛格咨询公司前CEO:科技是致力于解决问题的

您现在的位置:NBL下注平台app > 直播网站 > 公司动态 >
2022-09-29 04:54

  “中国有一些比如说工程或者是文化因素,它们可以持续地发挥影响力的,双方都在做努力。而科技它是致力于解决问题的,是解决问题的最佳解决方案,所以我觉得(中美)在科技领域是大有可为的。”

  在凤凰卫视、凤凰网主办,北京大学中外人文交流研究基地联合主办的《与世界对线周年纪念论坛”上,索奈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基辛格咨询公司前联席首席执行官乔舒亚库珀雷默(Joshua Cooper Ramo)如此提到中美关系的新方向——经贸科技领域合作。在他看来,科技在世界范围内的散布,涉及到生产线,技术研究、工艺类等等,是无处不在的。而技术是由多个模块组成的,而这些模块在不同的时间段以不同的方式出现,具有相互依存性。所以,技术在促进整个文明的进步方面,是非常关键的部分。

  首先我想说,非常高兴看到各位朋友,虽然不能够亲临现场,但是能够看到屏幕上的各位老朋友,能够成为其中的一名讨论嘉宾,我也非常的荣幸。另外,我想恭喜中国进入了新年,以及冬奥会成功举办,我认为冬奥会对全世界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去年正值基辛格访华五十周年,我记得当时好像是在钓鱼台国宾馆,基辛格和他的代表团访华之后,在中国历史上,以及整个世界历史上我们进入了一个蜜月期。

  这一事件,王岐山也发表了一篇感人的声明来纪念这次访华。在这么多年的时间里,我们也在沿着这条路往前走。那么现在我们要回顾五十年以前,尼克松和他的妻子,当时访华还爬了长城,他觉得这是一堵很好的城墙。那么到了人民大会堂之后,他又和周恩来开了很长时间的会议。在会议中他们触及到了非常全面的话题,包括两国面临的挑战,以及两国的利益的汇合点。

  我觉得这一次的接触我们有很多可以学习的,这些对话也有自己的文本记录,因为他的这些声明记录中的意图,反映了尼克松访华的初衷。我们很想要去理解历史到底给我们提供了什么,当然他不仅仅是关于符合自己的利益,每个人都可以做符合自己利益的事情,而当时的这次访华是为了建立一个桥梁,因为当时两国面临着极端困难的条件和环境。所以付出了很多的努力,来实现这第一次的对接。

  第二点就是当时两国领导人把中美关系放在一个全球的背景下,双方都非常直接,他们谈到了我们生活的时代的特征,他们自身的利益点,如何应对当前时代挑战,有哪些本国的利益点,这些都是我们要牢记的。

  第三点,我觉得非常重要的是,这场接触显示出了人文交流的重要性。我们一定要有人文交流,我想说的这种交流不应该只是视频连线,它更多的是人与人之间的亲身交流,它能够解决很多的问题,所以我觉得这是我们要回答所有问题都会遇到的几个答案。50年前实现了这次接触,这次历史性的会见,那么我觉得它是历史性的,我们也应该从历史性的角度去看待它。

  我觉得第一点非常重要的是,要理解双方的需求,我们知道了历史上我们面临的艰难政策,以及外交政策,我们才知道如何架起双方利益的桥梁。任何一个国家所经历的革命性的变化,不管是内部还是外部的因素所促成的,这样的一些因素他们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改变,所以很重要的一点是,我们不要觉得你今天所面临的局面,会是明天或者二十年以后同样的一个局面。

  我们花了很多年的时间去了解中国、观察中国,我们也读了很多的文献,了解中国文化和中国的对外交流,基于此我们才能够了解中国的现状。我们认识到现状就只是现状,是短暂的,而我们面临的挑战是未来的,那么就是你怎么去以建设性的方式来传递你的能量。

  关于贸易逻辑,它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所谓的成功的贸易以及我们的接触就是要找到一种方式,双方的利益能够完美地得到平衡,怎么做呢?可能要看一下它的背景。我们现在所生活的时代它的本质,因为有了技术力量的发展,从根本上来说已经改变了我们生产方式以及我们的价值链。我们现在发现,劳动生产率和劳动关系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

  再加上现在有了疫情的影响,所以对于所有的贸易政策来说,他们都要找到一个方法,就像刚才高教授说的,从政策的角度来说,要开出处方,给出解决方案。而挑战呢?就是制订一定的协议,能够允许它顺畅地落地。所以现在真正的一个挑战就是从运行层面的、落地层面的,我们要保持开放的态度,我想说,其实现在已经做了很多的事情了,从一些协议层面来说,有很多的经济体他们也制订了自己的贸易模式,我们也在做相应的研究,从经济学的角度去做研究,非常清晰,它们会涉及到一些非常健康的发展道路,能够让他们保有一定的竞争优势,能够促进贸易的发展。

  我觉得这个目标就是要找到一个方法,让双方都能够以理智的方式来进行,我觉得我们还是要做更多的研究。

  要想在最后双方的共同利益,因为现在还是有很多变化的因素的,从工作的层面来说,这些因素可能会促进合作的发生。大家请记住,“中国有一些比如说工程或者是文化因素,它们可以持续地发挥影响力的,双方都在做努力。而科技它是致力于解决问题的,是解决问题的最佳解决方案,所以我觉得(中美)在科技领域是大有可为的。”

  科技在世界范围内的散布,它涉及到比如说生产线、技术研究、工艺类等等,它无处不在。你不仅仅是面临环境的某一个方面,它的变化是瞬息万变的,那么世界的科技发展本身也有很多的案例。比如说过去十几年里,计算机领域的发展,它进行了很快的更新迭代。我记得在90年代的时候的计算机的样子,当时我们有很多的文档在机器上保存。

  那么在1990年到2000年,发生了特定的变革。这个计算机系统越来越具有相互依存性,比如说1995年你决定开一个公司,那么你就需要有计算机,那么在2010年基本上你主要几句是浏览网页或者文档文件了。我觉得在这些计算机体系中,有非常复杂的组成部分,那么它也在转变,越来越有相互依存性。那么现在人们看宏观经济的话,他们想要控制自己的资源,控制自己的建筑,从信息流的角度来说,有很多的原因解释了大家为什么都想保有自己的信息优势。

  那么再看一下这种相互依存度,有一种技术的组成模型。也就是说技术是由多个成份、模块组成的,而这些模块在不同的时间段以不同的方式出现,具有相互依存性。所以我觉得技术在促进整个文明的进步方面,是非常关键的部分。就像曾经电话所发挥的作用一样,这个系统它自身也会更新迭代,它会重新进行自我设计,自我运营。所以就于全球的贸易而言,比如说数字贸易,也是其中的一块,我们的信息内容也是其中的主要的输出的生产内容。这就是贸易背后的架构,全球的贸易它需要有新的贸易形式、新的模型,而电子化、信息化就是其中之一。

  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环境,所以我认为尼克松的“破冰之旅”,还有上海公报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件。不仅对于中美双边的关系的历史来讲,对于整个世界都是这样。

  最后,感谢主办方能够协调此次会议。我想起基辛格之前跟我说,在新一代面临的最大风险,就是对过去的悲剧没有认识。这个是很遗憾的事情。所以我们应该感谢50年前相会那些人,和今天为未来相会的我们。我们应该找到一种方式来前行,这个是非常重要的一点。

  我们的责任首先是和平,第二个责任就是解决世界上的重要的问题,所有全人类共同面临的问题。在此基础上我们希望各国能够把国家的利益能够进行协调,能够解决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我们现在这个时代面临的悲剧,可能并不是中美的战争、中美的问题,而是在世界各国面临的问题上没有进行合作,我们要解决全人类面临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