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鬼修真记 第四十二章、双修

2019-10-13 13:23:07 来源: 揭阳信息港

女鬼修真记 第四十二章、双修

这世界大概任何一个男人在听到这样的挑衅后,都会直接把眼前的女人扑倒吧?只可惜,桓澈现在一点心情也没有。拉着她一溜风似的便离开了此地。当然,就在他们离开的同时,便有两三只小尾巴跟了上来。

玄天宗的人吗?

桓澈好笑地摸了摸自己的脸。亏得他有先见之明,吃了拟容丹,飞行法器也不是追天御风梭。至于身后这几只小尾巴……他自有办法甩得脱。当然,那必须快。在玄天宗真正的高手赶来之前!

所以,桓澈拉着阿荃在天上飞了半天,确定后面的尾巴只有三只后,猛然俯冲下地……

“不好!他要用遁地符!”

“赶紧禀报师祖。”

“可那有用吗?”

三人叽哇直叫时,果然,见那个不知从哪里出现的神秘男子拉着凤翎嗖的一下便在地面上消失了。

一遁万里,方向东南。若在很久很久以前,这样的距离足可以遁到极天门附近了。可天地异变,两片大陆中间夹了万里海峡。所以当遁地符的效力消失后,他们出现的地方也不过只是极天门这边大陆的海岸而已。

大白天的,总不能直接从水里跳出来。那会吓死宝宝的。所以桓澈把隐身符贴在了二人身上后,这才从水里出来。清洁咒出,消除了身上所有的灵气。但这样并不代表后面的人就追踪不到了。追踪灵力有许多种方法!哪怕使用遁地符也不是完全有效的。所以,桓澈在码头转了半天后,瞄上了一队意图向南的商队。把自己和阿荃藏身进了一枚匿灵球中后,钻入了那队马车的车底夹缝处。

一走三天,再换一辆。三天过后,又换了一辆。就这样,兜兜转转的,苏荃一直跟着晃有半个月的时间后,才终于平静了下来。四周渐自出现灵气,而她则又被装回了匿灵球中。直到两刻钟后,才被放了出来。

一座古香古色的庭院,并不大,但干净雅致。

“这是哪里?”

“原中枢城旧址边上的一所修仙小镇。”

“为什么不到凡人的地方躲着?我觉得那样更安全。”

“那是你的想法!所以。我要反着来,让他们找不到我们,就得摒弃你的思维方式。还有,你告诉我,你的眼睛到底是怎么受伤的?”桓澈一把把阿荃拉进怀里。坐在腿上。手指轮流搭在她的脉门之上,然后又翻看她的眼睛,后来见她始终不说话,没奈何只好又将灵气输入她的体内去检验灵基和筋脉。结果竟是哪里哪里都好好的

,可就是看不到了。

这情况……真是让他无语!

他凝眉想事,苏荃却不耐烦地开始扯他的衣领:“做不做?要做快点。”说话间竟是已经把他的上衣剥了一半了。

桓澈失笑得浑身发抖,抱住她的脸颊,狠狠亲了半天:“小傻瓜,你当双修只是鱼水之欢吗?那得要功法的。你什么都没学呢,剥我衣服干什么?只想和我敦伦睦乐的话。我倒也欢迎。你乐意吗?”

切!

当她不知道双修需要功法的吗?“那还不快点?”

“你还真是性急!不过……”桓澈着迷地闻着她颈间的气息,一口一口地在那里亲吻,声音黯哑:“我也想死了。要不,咱们先试一回如何?你这个身体还是处子,头一次便用双修之法来行功,太痛了。不如先好一回,下次便自在了。怎么样?”

他一边说一边吻,手指却已经开始剥她的衣衫了。苏荃不悦地拧眉,但她是经历过的。破身之痛,并不是说它本身便有多大的痛楚。在经历了修真界的各种痛楚折磨后。那样的过程简直可以忽略不记。可是……它却容易让人心生摇曳!双修功法也是功法,她不想因小失大。所以,虽然桓澈的这种纯占便宜的举动让她很不开心,但为了她的眼睛。也便没有推开他。

一切……如同曾经记忆中的那般!

他向来是个中翘楚,精于此道。再加上万般柔情蜜意下的多方哄慰,自然不曾把她弄得太痛。甚至于激情之时,情潮汹涌得她险些失声叫出来。

――――

一场欢事,大汗淋漓。

本来以为这样就算完了。可这个桓澈居然才好了没一会儿,便又缠了上来。苏荃大怒:“你有完没完?还不赶紧把功法给我?”

桓澈失笑:“别急!哪有一次就能好的?再说了。已经这样了,又有什么好介意的。阿荃,我想死你了。让我亲亲好吗?”说着便要去吻她的唇,刚才她就一直不让他亲那里。苏荃当然不乐意,可是这个死桓澈居然就是要来。她推他蹿他的下场是惹得这家伙竟然疯了,没有任何调弄便直接冲了进来。

颠鸾倒凤,胡为胡来,完全没有节制可言。那模样倒是让苏荃想起来他们刚在一起时的样子。一时心中五味杂陈。

更何况这人这副明显不想和你讲理的样子,又有什么好挣的。索性便由他去了。直折腾了足有半个月,才见这人渐自平静下来。搂着她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她眼睛不好,看不到他的样子,却似乎感觉得到他身上传来的伤感气息。

真让人皮皮抖死了!

“别装徐志摩了好吗?我又不是陆小曼。赶紧把功法拿过来。”

桓澈苦笑,低头亲了她一下后,便把一只玉简递了过去。她眼睛不好,但玉简是用灵气探入神识识别的,倒也不影响。而双修功法这种东东,苏荃还真是头一次见。颇有兴趣!但一看之下,却觉得……太特么的猥琐了!所有灵气的运转,必须是在二人相接相合时才能进行的。而这部功法运行时甚至还需要配合一些指法和丹药辅助。看到讲义时,苏荃才明白:“原来这套功法竟是主意疗伤之用的。这么说,它对修为的增长并无多少益处了?”

桓澈淡淡道:“双修之法本便是以阴阳互济,温养筋脉为前提的。后人无聊,才把它变成了增添修为之类的东西。失了原意不说,也生出了无数邪念。我这套功法传于上古,乃是当世绝品。不管对方受了多重的伤,都有神效。你的眼睛,还是没有进展吗?”

他们虽不曾真正运行双修之法,但阴阳灵气的共慰却是已经有了。他这里得了她的元阴之气,颇有补益。至于她这里……“没效果。你又没有元阳!”

她很没好气。桓澈本来落寞的心情却是被直接逗笑了,搂住她,亲了一口:“男修的元阳其实也没什么用。只有纯阳体质的男修才讨人喜欢。不过阿荃,你真的要把我的心还给我吗?”

这话好生古怪!

“我又不是没有,多要你的半块干什么?”

桓澈动了动嘴,终究没说:“行!你要怎么做,由你便是。更何况,我也是该结婴的时候了。再不结婴,有人就又要疯了。”

是指沐阳死老头吗?

“他又往你床上塞女人了?”天权宫的特色服务就是当爹当师父的万分体爱晚辈,时不时的往他们床上扔两个女修,供以采用。

桓澈捏她的小脸蛋:“甭吃醋啦。我可没要过。不只那些人,就连那姐妹两个我也没动过。”

什么?苏荃怪异地扭脸看他,本想直接来一句你是不是哪里有问题了?可想想前些天的事,这人热情的模样也不象是哪里有了问题。便没问。

这套功法,桓澈是早已经烂熟于心了。苏荃虽是次看,可身边既有这人辅导,效果也便慢不了。在确认所有流程都被完全领悟后,二人正式开始双修了。

先开始的过程颇尴尬。毕竟没有任何那啥那啥就直接相联是挺那个的。可是当姿势摆好后,开始运转功法后,两个人的心境便全肃然起来了。

苏荃一知自己她体内的阴灵气十分充足,也听说过无数遍阴灵气的好处。但这次,却是让她扎扎实实的明白了什么叫做好处。因为桓澈的这个双修功法,竟然可以在运功的时候,让她看到了桓澈体内的情状。看到他只剩下一半的心室,看到周身上下残破不堪的筋脉。就连他金丹上的裂纹都一清二楚。

怎么会这样呢?这人到底受过什多少伤?为什么身体会坏成这样?

“勿要多想,一心求念。”

桓澈的声音自脑海中传来,苏荃羞恼,拉回了所有的思维。

所谓阴阳双修,其实就是将二人体内的灵气以特别的渠道推入对方体内后,再轮转回自己的身体里。道理很简单,而具体的作用也因为可以看到对方体内的变化,而变得不需缀言。

她的阴灵气在他的身体里转一圈,桓澈那些受伤的筋脉便好上一分。

半个月后,他的筋脉便已经恢复如初了,甚至似乎更有弹性。

两个月后,金丹上所有的纹路全部消失了,整个金丹光芒大盛,灵气逼人。

而等到了六个月后的某一天,在吞食下一种丹药的第三天后,苏荃突然觉得心口巨痛起来。而桓澈则是一口吻住了她的唇。

“放松抵抗,张嘴!”

这是终于要把他的心还给她了吗?

苏荃忍耐住了一切的痛楚,虽然这次的痛楚疼得她全身上下都在颤抖,可是为了还他的心,她必须忍住。至她的口关,因为太痛了,实在有些打不开。而他这次,却是直接捏住了她的两齿关卡,让她的口关一直处于在通畅的情况下。直到,一股几乎要将她杀死的巨痛传来后,那半颗通红的心,终于从她的身体里脱出去了。

经由她的口,传入他的身中。

而就在他的心终于回到它本该呆的地方后,苏荃的意识却是在瞬间陷入了昏迷……(未完待续。)

北京男科正规医院有哪些
贵州哪里看牛皮癣医院
黑龙江看儿童牛皮癣的医院
江苏不去医院自己能治早泄吗
太原所有治疗白癜风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