度般庙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14:21:35 来源: 揭阳信息港

(一)相遇  照人,原是海边一座神庙中的一尊女雕像,某天,突降的天火烧毁了神庙,有一个半兽人恰好经过搬出了这座小雕像,把雕像立在了一棵树下,之后半兽人就离开了。一场大雨之后,神庙消失了。那片海域变成了一片沙漠,而那神庙附近生出一片绿洲。然而这绿洲只有一棵树,就是那雕像旁的度般树,而半兽人走后突然出现的沙漠中凸出几块巨岩。岩石中有洞,奇怪的是洞中一直燃着忽明忽暗的火苗。  之后,照人便从那雕像中走了出来,她感觉有什么预示着她,她离开了沙漠绿洲。经过一片森林时遭到走鸟兽的攻击,恰巧被走鸟人木鸣所救。木鸣是走鸟兽中的异类,因为他有人类的部分身体特征,还可以同走鸟兽、人类同时沟通,木鸣渐渐成了走鸟兽和人类之间的信使,走鸟兽生性残暴,肉食性动物。  照人在木鸣那住了下来,那夜照人做了一个梦,一片汪洋火海中站着一个半兽人,他在火中微笑,之后,火和半兽人消失了,从远处飘来一团黑色,一个黑色的光球向照人跳了过来,照人在梦中奔跑,她跑到了一棵树下,一条齿蜥蜴断了尾巴然后爬到了照人身上,一只四蹄兽出现,吞掉了黑色光球,一个闪着金光的人递给照人一样东西。沙漠突然出现,天降大雨,神庙立了出来,那闪着金光的人金光消逝,面部狰狞地模糊了......  照人醒了过来,觉得非常奇怪,发现手里握着一样东西,一个白色微透明的石头,她看着石块想起了梦中那个闪着金光的人,她去找木鸣,决定要找到那个闪着金光的人。照人把梦向木鸣叙述了一遍,木鸣觉得应该先找到那个半兽人,他告诉照人穿过这片森林再翻过几座山就能找到半兽部落。照人按着木鸣的指示开始寻找半兽人,没走多久又遇到走鸟兽的攻击,大概这群走鸟兽已经很久没有食过人了,当木鸣再次出现在照人身旁时,走鸟兽们愤怒地盯着木鸣,木鸣朝走鸟兽大喊,口中说着照人听不懂的语言,随后,走鸟兽飞散了。木鸣决定带照人穿过森林,帮助她找到半兽人。  他们穿过森林后来到了一座山脚下,山下有一座小城堡,木鸣和照人进去了。城堡里一个人也没有,确切地说是个空城堡。  夜幕降临,木鸣和照人住在了城堡里。随着黑暗的浸透,城堡中越发安静恐怖,寂静地令人窒息。突然一只蝙蝠飞过他们头顶,紧接着他们就听见一群蝙蝠飞动的声音,木鸣带着照人躲了起来,他们躲在一个柜子里,一群蝙蝠在柜子前晃动着,然后听见一个声音从远处靠近,只见一道白光滑过柜孔,蝙蝠消失了。木鸣他们屏住呼吸静听着。脚步声靠近了柜子然后停下了。  “你们安全了。”  照人和木鸣从柜子里出来了,警惕地扫视着,但不见人影,从不远处的黑暗角落里传来声音。  “记住,协助半火。告诉你的朋友,让他带走鸟兽帮助半火,切记,不要带人类,只有你,照人可以拯救度般盛神。”一个人影渐现但随即又消失了。  “你是谁?半火是谁?”照人跑向角落,但什么都没有,许久都没有声音。  那晚,照人又梦到了火中的半兽人朝她微笑。  第二天,木鸣和照人继续翻山,在第二座山时,天降大雨,木鸣和照人躲进了一个山洞。在山洞里,他们听见了吱吱的叫声,他们随着声音朝洞内探去,发现了一只齿蜥蜴被压在了石头下面,只露出一个头,照人想抬走石头帮助齿蜥蜴,木鸣立刻拉住了照人,告诉她齿蜥蜴有剧毒,此时,那只齿蜥蜴居然开口说话了。  “救救我吧!我会报答你们的。”齿蜥蜴苦苦哀求,木鸣和照人很是惊叹,但同时也警惕着。  “我本是人类的,我是普玛王国的王子,被一个巫仞施了术变成了齿蜥蜴,因为有毒所以我没有一个朋友,我听说一个叫半火的人可以解救我。”  “半火?!”木鸣和照人异口同声,“我们也在找半火,半火好像有麻烦了,我们得帮助半火。”木鸣决定回去,带着走鸟兽前来帮忙,救出齿蜥蜴后趁着雨势稍小,木鸣便辞别照人折身返回,而照人总觉得木鸣走的有些匆忙。  “木鸣,走鸟。”木鸣临走时给了齿蜥蜴一句话,  “汁榜,朋友,回来见!”  木鸣备身回了走鸟栖息地。  照人和汁榜继续翻山,黄昏时,他们发现了一个小木屋,大概许久没有人了,木屋很破旧。    睡梦中的照人突然惊起,一旁的汁榜问她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我只感觉有另外一个我存在。我梦见我杀了半火,那个我朝我微笑,一种狰狞得意的笑。”  “没事的,只是个梦,明天也许我们就能看见半火了。”汁榜继续趴在那睡觉,突然照人脸上出现一幅诡异的笑容,但在汁榜抬眼看她时又消失了,照人感觉异样,没说什么,也躺下了,她闭着眼睛。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伤害了你,你会原谅我么?”  “当然会了!你怎么会伤害我呢。你是我见过的善良的女人了!”汁榜看了看她。  照人微微一笑。  第二天,他们来到了一片水源丰富的地方,有一片湖泊,在那湖边有一个部落。原来照人来到了半兽人的部落,这个部落是火族,火族半兽人告诉她山北面的是水族半兽人,都是半兽人分支,水火两族一直互不侵犯,但近却总有争端发生。  照人随火族半兽人头领翻过了一座山坎,来到了一个较平缓的地方,平坡上有几个茅屋,每个茅屋都有个半兽人,大概是守卫吧。  “看到远处的山坎了么?那是水族守卫地。”头领指向远处,照人望去,果然如此。当晚,照人带着汁榜去见了头领,照人问头领部落里是否有个叫半火的半兽人,头领诡异地盯着照人,“半火遇到了麻烦,我们得帮他,而且半火还能救我的朋友。”照人指了指汁榜,汁榜抬头盯着头领,“的确有叫半火的,可是他消失了,他被一个巫仞带走了。”一听到巫仞,汁榜惊了一下,“有的半兽人说半火不是火族的,说他是被水族带走的。”这时,照人不知怎么得好像突然变了一个人似的怒视半兽人头领,她抬起一块石头砸向毫无防备的头领,头领当即倒下。  “照人,你怎么了?”汁榜惊恐地看着照人充满杀气的眼睛,汁榜后退几步,照人冷冷地盯着汁榜,“他是个骗子,半火根本没消失,他们把半火关了起来,我亲眼看见的,他是水族的勇士。”汁榜惊恶地盯着照人,“怎么看见的?我们一直在一起的,你什么时候看见的。”汁榜怯生生地说。  “我不是照人,我是另一个照人,是她的影子,只有夜晚我才会偶尔出来,照人不让我出来,但她并不知道有我的存在,在她的潜意识中控制着我,我是邪恶的一面。”刚说完,照人倒下了,此时,火族部落突然燃起了大火,而照人则像睡醒了一样起来了,汁榜说了一遍刚才发生的事,照人害怕了起来,便和汁榜把头领藏在了一个井里。  照人和汁榜往山上跑去,跑到一棵树下,出现一个半兽人踉踉跄跄地跑着,照人躲在树后观察着,那半兽人倒下了,她远望着半兽部落火光冲天,一片哭喊。照人小心翼翼地走近半兽人,正是她梦里出现的半兽人,半兽人抬眼一笑晕过去了。照人把半兽人抬走隐藏了起来,这时,出现一个火族半兽人提着斧头砍向汁榜,砍断了汁榜的尾巴,汁榜大叫,咬了一口半兽人,那半兽人随即行动迟缓,没走几步便倒下了。    “汁榜,你没事吧?”照人小声问道,汁榜的尾巴还在流着血,然而让照人奇怪的是,那血竟然是蓝色的。  “不用担心,我的血与你们的不同,它有很强的恢复能力。”  照人拖着半兽人向树林中隐去,她认定这半兽人就是半火。  第二天,清晨。  “你醒了?”照人坐在半兽人旁边,汁榜也盯着半兽人,它的尾巴已经恢复了,而且又长出了原来的模样,似乎从未受过伤。  “嗯……”半兽人半仰着身体,惊异地盯着照人,“你是?”他似乎还有些头疼,他用手轻轻揉了一下太阳穴。  “照人。这是我朋友,汁榜。”她指着汁榜。  “你好!”汁榜爬向半兽人,他警惕而惊异地看着汁榜。  “我叫半。”  照人以为他会叫半火,“你叫半……?”  “嗯,我有个双胞胎兄弟,他叫火。”  “真的么?难道梦中预示的是你们两兄弟,半火?”  “什么?”半不解地盯着她。  “没什么。哦,那为什么火族半兽首领说‘半火’?”  “因为我们的母亲住在水族那边,我们两兄弟住在两个族中,他们都称我们为半火,在水族那边他也被称为半火。”  “原来是这样啊。”汁榜爬到他的兽膝上。  “你知道什么黑色光球和金光人吗?”照人提及梦境。  “黑色光球?是逐人尸吧?”  “逐人尸?”照人和汁榜异口同声。  “嗯,从天上掉下来的一种球,黑色的,喜欢追逐运动的东西。”半描述着,带着一丝惧怕和惊奇的口吻。  “那金光人呢?”  “是天使么?还是什么神?”半似乎不明白,照人也不在问他。    原来,昨晚,是水族攻入火族,为了抢夺食物和雌性半兽人,用以准备过冬和繁殖后代,而半则趁机逃了出来,而走鸟人木鸣还在途中,大概会带来很多走鸟兽,可是之后呢?照人全无头绪。  “我要统一半兽族,壮大半兽部落。”此时,半突然站起,神情肃然。照人看着他,也不知该做什么,似乎只能等待梦的指引了。  “跟我回火族吧,帮我。”半回头盯着照人,照人也不知所措。  “可是,现在火族首领似乎死了,那里一定很乱,你怎么办?”汁榜插了一句。  “统一它。”半语气坚定。  “要不,我们趁着夜色之时潜回火族吧,打探一下情况。”照人眼神抖动。  “那我们现在需要做什么?难道就要等待夜色将我们包围么?”汁榜在一旁唠叨,也许他心里也很急切吧,希望通过半火能将他从蜥蜴身体里解救出来,然而对于他的过去照人并不知道,此时,汁榜非常怀念普玛王国,他非常想念他的母亲大人,也不知道王国里怎么样了。  “当然了,我们要先确认半兽族统一的方式,或许是来自部落共同的东西。”半走了两步。他们原躲在树荫下,他伸手,迎向阳光,拥抱细享的姿态。像是重生一般,他用力地呼吸。  “出发吧!”照人此时走在半前面,半盯着她的背,嘴角上扬,半伸手向汁榜,汁榜顺着他的手爬上他的肩膀。    (二)惨景  “怎么回事?”木鸣望着眼前的杀戮景象,尸横遍野,空气中弥漫着血腥,死一般的沉寂中呻吟出了几声痛苦,他的大脑越来越沉,到处是折断的走鸟兽羽和红色的血迹。他看到一把把锋利的刺刀扎进温热的胸膛,鲜血随着刺刀的拔出而喷射,溅向双眼。  “木……鸣。”一个断翅的走鸟痛苦地匍匐向他,带着血迹的脸挤出一丝微笑,木鸣跪在走鸟兽前,伸手抚摸那已折断的血翅,内心翻腾着。  “黑色精灵袭击了我们!哦!那些黑色的巫仞根本不是精灵,简直就是一群恶魔!看看我们的同伴!看看我们的战士!可恶,我们只能看见他们的影子,他们似乎不具有实体,他们的速度太快了,他们是一群来自地狱的恶灵!”那个走鸟兽说完便轻轻地合上了双眼。木鸣无助地看着眼前的惨景。  这时,一个黑影在木鸣眼前飘过,木鸣迅速追上了黑影,将黑影猛地扑到在地,黑影发出刺耳细小的挣扎声,木鸣确定这黑影就是走鸟兽口中所说的黑色巫仞。  木鸣感觉那黑色巫仞的身体很柔软,而且并不大,但他一直警惕地按住巫仞,那双血红的眼睛,惊悚的寒光怒视着木鸣,木鸣下意识地用力,压的黑色巫仞喘不上气来。  “为什么?”木鸣朝黑色巫仞怒吼。  “我不知道,我...我只是个小巫仞,我只是经过这里。”黑色巫仞似有委屈地说。  “到底怎么回事?”木鸣依然有些愤怒,他并不相信这黑色巫仞。  “似乎,我们也被利用了,金光人。”巫仞有些颤栗。  “金光人?!”木鸣的手松懈了很多。  “巫仞首领似乎被控制了,我们这些巫仞只能听从命令,攻占走鸟,表面上看我们不会受伤,然而,之后,每个巫仞都要承受精神和身体的双重痛苦,大部分巫仞似乎都被什么东西控制了,我们自己也无能为力。”巫仞的血眼中闪着无奈。  木鸣将手松开了,巫仞急忙起身,向后退了几步,直直地盯着木鸣,似乎在等木鸣说什么,木鸣一直沉默不语,只是静立着,眼中闪着什么思绪。  “下一个目标是半兽人部落。”巫仞小心翼翼地说了一句。  “半兽人?!”木鸣楞了一下。他想起了照人和汁榜,他此次回来就是带领走鸟去帮助照人的,而现在,那些健壮的走鸟大部分都牺牲了,尽管他知道他们的山洞还藏匿着一些走鸟兽,但一定是一些老弱幼小了,现在该怎么办?  “也许,也许我们还来得及。”巫仞眨着血红的眼睛轻轻地说。  木鸣不解,看着它。  “我们赶去半兽部落,也许可以避免一场灾难。”小巫仞眼中闪着光。  “好吧,”木鸣看着眼前的惨景,又看了看小巫仞,他又想到了他的朋友,“希望你可以拯救无辜的生命,替自己忏悔吧!”  小巫仞没有出声,只是盯着木鸣。  木鸣赶往走鸟兽的藏匿点,将藏匿的走鸟叫了出来,简单嘱咐之后便带着小巫仞前往半兽部落。    “你叫什么名字?”木鸣走着,黑色小巫仞在他身旁碎步跟着。  “嗯……莫尔。”黑色小巫仞似有隐瞒,他也没想到木鸣会突然问他。  “莫尔?”木鸣停顿了一下,他似乎想起了什么,迟疑了一下,又继续向前走去。  “怎么了?有什么事么?”莫尔仰头看着木鸣,又跟了上去。 共 30155 字 7 页 首页1234...7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好的男科研究院
昆明专治癫痫医院哪家好
导致癫痫的病因到底有哪些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