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韵作家专栏葫芦村坟地的鬼影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01:29:07 来源: 揭阳信息港

一、封锁消息    葫芦村出事啦,出大事啦!北山坡的坟莹地里闹鬼了!村民们早饭的时间刚过,葫芦村闹鬼的消息就满街筒子地传开了。前几天,葫芦村刚好评上精神文明示范村,正在招商引资,市里的一家矿泉水厂长已经看好了西山腰的一股泉眼,本月中旬就要来人实地考察,如果闹鬼的事被他们知道了,非打退堂鼓不可,村主任刘长海的这顶乌纱帽弄不好也得被镇长撸下来。闹鬼可不是小小不然的事,是直接关系到葫芦村经济发展的大事情。为此,长海早晨出门见村民们俩一伙,仨一群的都在议论闹鬼的事,顿时牙床子就肿了,嗓子也哑了,赶忙跑到村委会找治保主任郭全商量对策。郭全见村主任眼珠子都红了,觉得此事非同小可,便想了一下说:主任,咱们村民的素质虽然不高,但在集体利益上还是有觉悟的,一会我就广播个通知,或许能煞住这股邪风。长海就唉声叹气道:目前也只能用这个办法了。郭全就赶忙找出笔,在稿纸上划拉了几行字,拧开办公桌上的广播喇叭,扯开大嗓门讲道:广大村民注意了,重要通知,重要通知,今天上午,有村民造谣说在北坡看见鬼了,希望大家要相信科学,不要搞封建迷信,目前,咱们村正在招商引资,如果传到外村去,就会给咱们村的经济发展造成不良影响,因此,警告大家决不能以讹传讹,如果发现谁再造谣声势,被治保组调查出来,坚决严肃处理,谁影响了招商引资,谁就负全部责任。  郭全发表完重要声明,问长海这样广播行不行。长海赞同地点点头说:你讲到点子上了,起码村民们一听负招商引资的责任,肯定不敢再声张了。郭全就说:那我多广播几遍。长海说:行,你就照半个小时广播吧。郭全就又把刚才的通知又重复了几遍。  郭全一气把通知内容广播了六遍,长海还是有些不放心,因为他一是担心上午外出的村民会把这件事捅出去,二是唯恐饮料厂的人知道了会说出去,自己村民的嘴能管住,可饮料厂的人就不归他管了,一想到饮料厂的大货车中午就要去镇上和县城送货,长海赶忙离开村委会,去了红果饮料厂。  红果饮料厂距村委会不到百米远,就位于村委会东侧,厂长徐敏原是市化工厂的工程师,下岗后便来到葫芦村办起了饮料厂。徐敏不仅是省化工学院毕业的高材生,又是一位女强人,她之所以选择来葫芦村投资办厂,据她自己对村主任刘长海说是来报恩的。原来,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全国轰轰烈烈地掀起了走“五七”道路的运动,作为市京剧团后备干部的徐连春被分配到了福兴县建设公社葫芦村下放锻炼,那一年干部下放都带家属,徐连春的妻子秦学梅也随同丈夫来到了葫芦村。当徐连春夫妇随着下放的六名干部乘着解放汽车来到葫芦村落脚时,受到了大队干部和百姓的热烈欢迎,大概大队书记刘顺良很喜欢京剧,又曾在县城看过徐连春演过样板戏的缘故,对徐家人的到来给予了特殊的照顾,不仅把夫妻俩安排到了一间有玻璃窗的土房里居住,而且每逢节日,还会把鸡蛋猪肉送给他们过节。当然,徐连春夫妻也深知知遇之恩的道理,那时刘书记的妻子已经去世很长时间了,刘家大儿子长海只有八岁,二儿子长江六岁,小儿子长河仅四岁。因为刘书记没有女人,又常去公社和大队忙工作,家里几个孩子根本照顾不过来,秦学梅便时常把几个孩子叫到自己家来吃饭,有时看到孩子们的衣服脏了破了,还为他们缝缝补补洗洗涮涮的,一来二去的,两家人处得跟一家人似的,直到徐连春被调回到城里,两家才断了来往。徐敏自懂事起,秦学梅就常跟她讲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道理,并嘱咐女儿长大一定要报达刘书记对徐家人的恩情。为此,对刘家报恩的思想从小就在徐敏的脑海里根深蒂固。两年前,徐敏靠贷款来葫芦村投资创业时,刘顺良已经过世十多年了,时任村主任的正是刘顺良的大儿子刘长海,当长海得知徐敏就是父亲经常叨念的秦阿姨的女儿时,联想到秦阿姨给自己和两个弟弟做饭和过年做新衣服的情景,竟激动得流出了热泪,并表示对徐敏创办的饮料厂给予全力支持。两年来,在长海的帮助下,饮料厂让徐敏经营得蒸蒸日上,红红火火,生产的各种水果饮料不仅在县城和市里打开了销路,而且还有外市的许多客商前来订货。  红果饮料厂是一座四周砌着灰砖院墙,占地约三千平米的大院套,院子西侧是生产饮料的厂房,东侧矗立着一座二层小楼,一楼是工人的食堂和接待室,二楼是厂长室和财务室及员工会议室。长海惴惴不安地来到饮料厂二楼去敲徐厂长的办公室门时,就听徐敏用低沉的嗓音说道:请进。  徐敏母亲是五天前去世的,回家料理了几天丧事,于昨天傍晚赶回到了村子。大概徐敏这几天过于操劳和悲伤的缘故,脸色异常苍白,眼皮也明显地肿了起来,她见来人是村主任,便把长海让到椅子上问道:刘主任,找我有事?长海就坐下来,支支唔唔地答道“没,没什么事,我来……看看你。徐敏有气无力地说道:我挺好的,不用……惦记。说着,就淌下一串泪水来。长海清楚她一时还难以从失去亲人的痛苦中解脱出来,便安慰道:既然秦阿姨已经入土为安了,你也别太难过了,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谁也逃不了这一劫。徐敏眼睛通红地望着长海:我明白这个道理,可一想起母亲,我的心……徐敏说到这,嗓子又哽咽起来。长海又劝道:人死不能复活,你还是节哀顺便吧。徐敏点点头,忽然问道:小玉的预产期该到了吧,生没生?长海喜滋滋道:生了,今天凌晨两点生的,给我生了个外孙子,八斤重呢。徐敏微微一笑:噢,太好了,我应该去医院看看她们娘俩。长海道:厂里这么忙,你身体又不舒服,别去了。徐敏坚持道:添人进口是大喜事,哪有不去看看的道理,我今天把账目处理一下,明天就去。长海说:你太客气了,咱们这关系用不着。徐敏笑了一下,突然问道:如果我没记错,今年刘大伯去世十二年了吧。长海禁不住皱起眉头:你怎么知道十二年?徐敏苦笑了一声:去年听我妈说刘大伯去世十一年,今年不就十二年吗,正好一个甲子,我怎能不记得呢!长海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你记得这么清楚,原来是秦阿姨告诉你的呀。徐敏就感慨道:你们家是我们家的恩人,我怎能忘记呢!  长海本想打探一下徐敏是否知道村里闹鬼的事情,竟唠到两家交情上来了,于是,忙调转话题说:瞧你,回家这几天,人都瘦了好几圈,别总在屋里憋着,到外面溜达溜达,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徐敏摇摇头:心情不好,哪有精神溜哒呀!长海就问:这么说从早晨到现在你一直没下楼?徐敏觉得长海的话有些莫明其妙,就问:刘主任,你找我有事吧?长海就吞吞吐吐道:没……没什么事。徐敏笑道:刘主任,我一直把你当大哥看待,有话就直说嘛,跟我还见外?长海便试探着说:你上午没听到咱们村的什么消息吧。徐敏就问:咱们村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长海摭摭掩掩道:其实也没出什么事,都是几个村民闲着没事嚼舌根子。徐敏忙问:嚼什么舌根啦?长海干笑了一声说:有村民说……说咱们村半夜闹鬼了,你说……咱们葫芦村这些年平平安安的,怎么能闹鬼呢,这不是捕风捉影吓唬人吗!徐敏苦笑了一下:哪来的鬼,这不是无中生有造谣吗!长海便点点头道:可不是嘛,谁信啊,可现在村民们都哄哄圆了,眼下咱们村正在招商引资,如果这件事被矿泉水厂的人知道了,招商引资的事非弄砸不可。  市里矿泉水厂的厂长当初是徐敏向长海介绍来开发的,徐敏一琢磨,立马就明白长海此番来意了,便表示道:刘主任,您放心,这件事我决不会向外界透露一丝一毫,再说,我根本不相信这世上有鬼的说法。长海仍顾虑重重道:我相信你不会说出去的,可你手下的工人如果知道了传出去,对葫芦村的影响就大了。徐敏就郑重其事地说:刘主任,您只管放心,我这就让助理给工人开会去,一定不能让葫芦村的名誉受到任何损害。  长海见徐敏对此事如此重视,激动得忙握住徐敏的双手致谢道:徐厂长,有你这样珍惜葫芦村的荣誉,我就放心了。说完,便和徐厂长告辞,如释重负地离开了饮料厂。    二、村主任看见了鬼影    尽管徐敏向长海保证饮料厂的员工不会做出有损害葫芦村名誉的事情,可长海的心还是七上八下地无法平静下来,因为今天凌晨两点多,他亲眼看见了那团鬼影。今天凌晨一点多,长海和媳妇朱翠苹躺在热炕头上睡得正香,家里电话忽然响了起来。长海操起电话,原来是女婿从县城医院打来的,女婿告诉长海说小玉在十分钟前生了个男孩,母子平安。长海女儿小玉在医院待产三天一直没生下来,昨天下午,助产医生又给小玉检查了一遍身体,见胎儿还没入盆,便告诉长海和朱翠苹说刘小玉估计明天早晨七点以后能生下来。俩口子考虑到医院没有闲床,便商量回家等消息。没想到,小玉竟提前六个小时生下了孩子,而且还给长海生了个外孙子。长海当姥爷了,甭提多高兴了,一边催促朱翠苹把为孩子做好的被褥和奶瓶子等物品整理好,一边忙给大林打去电话,让他尽快把面包车开到家门口来。  大林是长海堂叔的孙子,在亲族里论辈份,管长海叫三叔。大林是村里有名的富裕户,不仅靠养鸡发了家,而且在镇上还开个饭馆,为了送货和采购方便,就养了台面包车。一般情况下,他白天都是开着面包车到县城买菜或送鸡蛋,夜里把车放在自家院子里。  长海给大林打完电话,穿好衣裤下了地,帮媳妇把东西打点好,院墙外便传来了面包车的鸣嘀声。长海一听是大林车的动静,忙和老婆拎起大包小裹走出院门,落上锁,便登上了面包车。  县医院距葫芦村约二十五里地,俩口子钻进车里,大林发动引擎,面包车便沿着村子的柏油路向县城方向驶去。春天北方的下半夜,月亮悄悄躲到云层里去了,空中零零散散地悬着几颗稀疏的星星,村中民宅在黑漆漆的夜色笼罩下,如同一座座黑色城堡般的神秘莫测,而村路两旁的风景,只能隐约地看到模模糊糊的几片树影。  面包车沿着村中的柏油路刚刚驶到吴老四家超市门口,大林转动方向盘的双手突然哆嗦起来,颤抖着声音叫道:三叔,快……看,那山上的白……白影是什么?长海不由一怔,忙向北山坡望去,这一望不要紧,他只觉得脑袋“嗡”的一下,后脊背直发凉,就见北山坡上有一团白影在坟地里晃来晃去的……  霎那间的,长海的心一下子跳到了嗓子眼,浑身的汗毛都立起来了,这时,就听朱翠苹“妈呀”的一声就扑在了他的怀里。  长海年轻时在内蒙边界当过侦察兵,经常在夜晚执行任务,虽然被那团白影吓了一跳,但没完全吓崩溃,忙从白影那收回视线,努力让自己的情绪镇静下来,一下就抱紧了朱翠苹的脑袋。大林这功夫吓得好像丢了魂,把车开得七扭八拐的,好悬栽到路边的水渠里。长海赶忙把他换到副驾驶员的位置上,自己转起了方向盘。可尽管他替下了大林,心里还是紧张得直打鼓,握着方向盘的手也不听使唤了,开起车来好像肇事司机般在村道上狼狈地向西逃窜。  尽管长海遭遇了刚才的惊吓,但还是把面包车开出了村子。朱翠苹这功夫才缓过神来战战兢兢地问他:刚才咱们是不是遇见鬼啦。长海是村里的一号人物,说出的话在村民中是影响力有权威性的,考虑到大林在身边,他便做出平静的样子说道:哪来的鬼,肯定是墓地里的白花让风刮起来了。大林却摇头道:三叔,哪来一人高的白花呀,再说,那白影好像有胳膊有腿的。长海唯恐老婆再被大林的话吓着,就息事宁人道:净胡说八道,天这么黑,咱们连树都看不清楚,你怎么还看出胳膊腿来啦?大林便不敢言语了。  长海嘴上这样训斥大林,心里却直画魂,因为他也恍惚看到了那个白影的胳膊和腿,可他是村里的头号人物,能跟大林随声附和吗!那样的话,他这个村主任的觉悟与普通村民就没什么两样了。为了不让老婆和大林再起疑心,他就安慰二人道:人要是遇见鬼还有好,你俩肯定看走眼了。经他这么一解释,大林和朱翠苹就不再提鬼的事了,可俩人的神情还是忐忑不安的。  仨人惊魂未定地赶到县城医院,朱翠苹大概得了外孙子的缘故,望着小家伙黑茸茸的头发和白嘟嘟的小脸,兴奋和喜悦之情一下子赶走了刚才路上的惶恐和不安。长海女婿见大林深更半夜的给出了面包车,忙递给他一盒软包中华烟表示谢意,大林见村长一家人合合美美的情景,情绪也平稳多了,接过烟,去走廊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吸了起来。  长海以前听村里上了年岁的老人们说过,但凡鬼都是在夜间出没,天亮之前就回到阴间去。他担心大林在天亮之前返回去再看见那团白影,就让他亮天以后再回去。大林就哭丧着脸说:三叔,你就是借我个胆我也不敢回去呀。长海就绷起脸说:刚才不是跟你说了吗,哪来的鬼,你怎么还吓唬自已呢。大林就嘟囔道:三叔,我总觉着那个白影不像刮起来的白花,好像是个人影。长海就朝他瞪起眼睛:不管它是什么,反正这事就你三婶咱仨人知道,回去千万不能说遇见鬼了,被村里人知道非炸窝不可。大林就答应道:我知道这件事传出去对你和咱们村子影响不好,我肯定不能说出去。长海就又警告说:你三婶这两天得在医院伺候小玉,这件事我肯定不会讲出去,如果村里人知道了就是你捅出去的。大林便起誓发愿道:三叔,咱们是没出五伏的亲戚,你放心吧,就是打掉牙巴骨咽肚里我也不会说出去。长海就说:你明白这个道理就好。便又给他点上一颗烟,让他多冷静一会。 共 23774 字 5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勃起功能障碍治疗好了
黑龙江哪家治男科研究院好
云南治癫痫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