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专栏小说缘落时与君执手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07:59:12 来源: 揭阳信息港

那一天,闭目在经殿香雾中,蓦然听见,你诵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呀,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题记  一、夏又来看杏花开  夏日的风,柔软裹着香薰,房檐下挂了几只紫金铃,发出了悠扬的声响。  一切都那般安祥宁静。  站在窗前,外面的杏树早已结满了青涩的果实。想起以前的那些时日,这里的杏花开得该有多么绚烂。  再抬头,书架旁的墙上挂着一幅画像。  是治的模样,只不过在唇角旁,多了一个酒窝。  我略微一笑,伸手轻轻抚着那画。当时他以为我画的是他,竟是那般欣喜。还记得当时他的笑容,像个刚得到中意的玩具的孩子。  我的手指顺着他的轮廓游走,记忆中他的模样,从未模糊过。  可当手触到画卷的正中时,却停住了,只觉得里面有个硬硬的东西。疑惑着将画拿下,翻到背面,竟是一封信。  呆愣了瞬间,打开,里面只有短短一句话:  下次再爬到树上看杏花,可不可以,和我一起……  泪水不觉潸然落下。  时而有阵清风徐徐地涌进来,杏树沙沙作响。寂静的夏日午后,有些东西被吹得散了,似乎是往日沉在心底的似水年华……  二、往事温柔的慈悲  他抬起手,放在了我的额头上,他温暖的体温裹着龙檀香气,慢慢地沁入了我的血脉。  “傻丫头,有些事情早已注定了的。”他安慰我一般地笑,“这个国家我无法再承担下去,怕要辛苦你了。”  “可我……”本来还想再对他说什么,唇却被他食指点住,然后是翎羽抚过一般的吻。  月光流水的笑容依然挂在他的脸上。他朝我伸出了手,上面有圈淡淡的银色,嵌入血肉——是我送他的玉戒.  我心里一热,泪水终于掉了出来,用手背抹着,却仍要心酸地笑:“你看看我,还是这样没用,你怎么能把一个天下给我?”  他望着我,灯火映在他脸上,神祗一般。我将手放在他掌心,让他握住,我们的生命线就此交错。  随他迈上那一百零八级台阶。缓缓地,一阶一阶地走。  我知道这是我们能一起走的的路。只能希望它没有尽头,可这条路,这样短,又是那样长。长到了我们的一生,却只能仓促结束。  鸡鸣三遍,天该亮了,却被乌云压住,红黑纠缠。  他终是要将我的手松开,让我独自一人站在了天下的顶端。  皇城外的百姓,在早起做着自己的事,他们不知道我与他们的皇上有着怎么样撕心的爱恋,只是在期待下一个君主更好的治理这片婉延的江山。现实往往总是那么残酷。  治对着城外深深低下了头,他说,李治无能,枉负天下,然后就慢慢地走下了皇城。  我离他那样的近,甚至闻得到他身上的气息,我们之间只有咫尺的距离。我将自己的视线沉在了他黑曜石般的眸子里,我想对他说:“治,等你病好了,我就陪你去种杏花。那时满天都会是粉雪般的薄云,云下我们的孩子都在嬉戏,我可以煮酒,你可以吹笛,好不好……好……”  心里这样想了千百遍,鼻尖倏地传来了微凉的寒意。  抬头,方知是雪落下来了。  星星点点细细碎碎。  飘落得寂静无声。  我刚想转回头告诉他下雪了,却不想竟是被他一把拉住,让我顺势栽倒在他的怀中。  有什么破碎的东西。我想惊呼,难以成言,心也揪紧地生痛。  只听他在耳边说:“对不起。”可一切都在我眼前朦胧,仰头看向他,他嘴角的血在视线里弥散,像朵朵即将腐烂的芍药……  我瞪圆了眼睛,难以置信,泪水毫无意识地大滴大滴滚落。只觉得一切希望、一切憧憬都在瞬间化为了尘埃,随这些细雪消散而去。  听见他的气息渐促,我却毫无办法,只能搂着他哭。问他为什么,他依旧在笑。  “对不起,媚儿,我不是一个好丈夫,逼得你做了很多残忍的事,更不是一个好皇上。”  他却再也撑不住,身体略微摇晃,我只好用力抱紧他。  这万里长空中,开始下起了永世不融的大雪,挡住了所有的视线,也挡住了所有曾经美好的奢望。  他积攒了些力气,将、完美的笑容,昙花一般在我眼前绽放,他说:“要是能永远这样抱着你,就好了……”  他的身体缓缓滑落,倒在地上。我依稀听见下面齐声高呼万岁,然而我那一方世界,却也开始分崩离析……  三、转身叱咤九天上  在很多年后的早晨,我得到了天下渴望的东西,心底却早已失去了那仅有的一线光明。  皇城下百姓的三声“万岁”,群臣部将的伏身跪地,自此,我成了这天下的帝王,改国号为“大周”。  我不知道要怎么样的臂膀,才能扛得住那社稷康宁,只觉得自己的血脉,在胸腔中不断变冷,不断凝结,化血成刃,每一次跳动得刺痛得厉害。  纵是柳烟凄迷掩人离泪,纵是夕辉不散映了西窗前你送我的玉钏。纵使残荷不发新枝,残月不再修圆,纵是昆山玉碎,蓬莱崩摧。矢志不瀹,教人默守归期,日夜不倦。  (后记:总想为这个则天皇——世上的女人添上一点感情,使她的无奈能更加深入人心,使她的一生变得温情,所以才有此篇。)       共 194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哪家治疗男科医院好
昆明的专治癫痫病医院
治羊角疯病去哪治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