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衍道途第二百零三章队伍前进

2020-01-21 20:33:56 来源: 揭阳信息港

天衍道途 第二百零三章 队伍前进

zǐ“背叛者”是教廷的秘密组织,阴暗的第十三者,背叛的第十三者,是犹大的代表,更是审判事务所的成员,是隐藏在光明背后的一把尖刀,蘸着点点鲜血,更是对付异教徒的利刃,

自从暗影一族被石昊灭掉新生代的高手之后,教廷这个组织又再次启用了背叛者组织,让其代替暗影一族成为阴影之中的力量,由此可见教廷的力量,传承许久的势力绝不是一两次的风波就能垮掉的,

而这次行动的首领,则是号称“天使之尘”的亚历山大安德森神父,更是特别出动了小型空间,

每一个小型空间都是不传之秘,甚至可以成为一个家族保持春秋鼎盛的社稷神器,如果用在暗杀上,简直是无往不利,潜入、逃脱、收集情报,简直在好用不过,所以这次为了能够在荒域之中的行动更好开展,教廷特批了一件空间神器,

如果换成大宗门的叫法,则是空间道器,

十二个身形伴随着空间的一次荡漾,悄然无息的潜入了阴影之中,远远跟在方主一行人后面,不过他们都沒有发现另外两双眼睛却是已经紧紧锁定在他们身上,正是黄雀之后的猎人,

这两个猎人正是石昊和火炎焱,他们二人之所以沒有随随便便出去,就是在等背叛者这十二人,大地之门虽然也是空间道器,不过却是不完全,不仅仅沉睡了许多年代,器灵也是灰飞烟灭,部分地方更是破损状态,功能十不存一,

虽然石昊能够提供给大地之门海量的元气,但是却不能修补那些破损地方,还需要许许多多珍奇的材料,这更不是一个小小的魂动期修士可以拿得出來的,所以他也不能借由大地之门发现背叛者的空间道器隐匿在哪里,否则的话只需要几层威力,就能够搜天寻地,任何事物都不能在石昊面前隐藏,更是仅仅一个轰击,就能将背叛者的那个空间道器器毁人亡,哪里需要像现在这么被动,只能等待对方出來才好下手,

方主带领的这群修士,仅仅动用轻身术,就在洞穴之中快速行进着,他们并沒有随意飞行,因为陷阱法阵你不会知道会不会在你的头顶,更是因为保存自身的元气,不至于面对突发情况沒有应变之力,

越是向前行进,血腥味越是浓厚,充斥整个鼻腔,仿佛那鲜血的源泉就在自己脚底一般,让人感觉分外不适,但是这群修士还是小看了这个洞窟里面的奇异之处,粘稠的血液有的陡然凝成一根根血剑刺向这群修士,

有的人一个不察,被沾染上了几滴,他的那件法袍陡然之间就被腐蚀掉了一大块,还是他反映的及时,直接一剑将衣袖斩了下來,沒有沾染到肌肤上面,那段衣袖掉了下來,直接落到了地面,发出滋滋的声音,被腐蚀的一干二净,所有人顿时心中一凛,更加谨慎了起來,都用起了轻身术,甚至漂浮了起來,

只有张天仲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玉瓶将那几滴污血装了进去,反手装进了袖里乾坤里面,不过因为他走在面,又沒有弄出灵气波动,所以众人也沒有察觉到张天仲的小动作,

但是紧跟其后的石昊和火炎焱却是注意到了,两人注意到了这一点,各自暗加小心,对那个张天仲多了几分忌惮和重视,虽然二人已经都已是天才之中的天才,但也从來不会低估对手的能力,只有小心才能使得万年船,

血色基石,

前面突然发出一阵惊呼,前面的景色陡然一变,脚下不再是那种血色肌肉一般踩上去让人有种滑腻反感的肉质地面,而是变成了坚硬的石板,未干的血液从缝隙之间渗了出來,在上面交织着肆意流淌的肌理,

两种地面截然分开,泾渭分明,但是中间接合处却是股股血肉汁液涌向那血色基岩之中,仿佛在为其供养,

那个方主仅仅看了一眼,冷哼了一声道:“血色基岩,是那魔头的法器,这说明我们已经快到那魔头的闭关之处了,而这上面仅仅交织着七十二道血痕,这魔头已经运功到了紧要关头,速速跟上,我们今天定当斩妖除魔,”

众人齐齐应了一声,再度加快了速度,趁他病,要他命,这个道理人人都懂,

这块血色基岩宛若台阶一般,逐步向下延伸,那条条的血纹虽然仍在流动但是无论是用什么办法想使这血纹多一丝少一毫皆是不能,用火烧灼,不能烧干;用水淹沒,不能清洗,这道道血痕仿佛拥有着某种灵性一般,将之外的血肉一点一滴抽丝剥茧一般的逐渐吸收、转化、融汇,但对于其他能量却是具有顽强的抵抗力,

如果不是躲避在大地之门内部,不敢轻举妄动,否则石昊定要将其剖解下來一块,运到大地之门内部,融合进完美之精之中,现在的完美之精已经初步激活了部分功能,像这种分析、融合、强化这种功能自然不在话下,强压下研究的心思,石昊的心神再度关注这群修士,不过关注点已经逐渐转移到了那个血道修士之上,

环绕的血色基岩宛如螺旋式阶梯一般,将这群人逐步引入巨兽的血口之中,不过路终有尽头,挡在前方的是一扇百鬼血门,上面用道道血纹勾画者诸多蛮荒物种,或飞禽、或走兽,各个都在相互撕咬,咆哮,,厮打,好一副蛮荒图,

这一路上竟然平静非常,一些修士竟然高兴了起來,已经自己这群人先前的行动是有效的,打破了石窟之内的防御设施,让血魔无暇他顾,

“方主,这真是大好时机啊,此魔头竟然连法阵都沒有时间布置了,我们正应该一鼓作气,将其击破,斩妖除魔,”一修士满脸堆笑,越众而出,眼睛里面更是闪烁着贪婪的光芒,似乎眼前的大门已经完全不放在眼中,眼中更是充斥着对未來的幻想,更有一些人在为他附和,让他底气更厚,

对于这些修士,方主扬起了讥讽的笑容,但却是不动声色依旧是那番模样,心底下却打定主意让此人打前锋,想死就让他们去吧,

“潘道友此言有理,本人联同诸位來到这里,是那魔头的劫数所引,所谓天恢恢疏而不漏,那魔头作恶多端,更是嗜杀无比,横行霸道,已经犯了天和,我们顺应天数,充当那魔头的劫数,更是正气所向,自然是无所不至,顺利非常,这次斩杀魔头,一是为了复仇雪耻之事,二也是为了大家在修道途中再增一线生机,夺了那魔头的精华,”方主眼中精芒爆闪,当真是口绽莲花,将所有人都统一了起來,

“自当如此,”众人应允,

那个潘道友自告奋勇的上前一试,他竟然掏出了一把柳叶刀,放出去轻盈飘摇,宛若曼妙的舞蹈,但是却完全沒有用处,完全找不到弱点,直直的一刀砍了上去,不过这一刀砍得血纹门沒有丝毫用处,反而似乎激怒了它,那些血纹构成的凶兽直接跃了出來,袭向那个潘姓修士,

“不好,大家出手,不要留手了,”方主一惊,直接手中抛出碎心剑阻了一阻,口中喝道,

霎时间,能量波动频繁爆发,剑气乱舞,法器纷飞,一下子好不热闹,

昆明市延安医院预约挂号
曲靖市中医医院怎么样
重庆牛皮癣医院有哪些
上饶治疗牛皮癣的方法
梅州癫痫病医院哪个正规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