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名雷恩 第二三七章 去帝都!

2019-10-13 11:17:48 来源: 揭阳信息港

吾名雷恩 第二三七章 去帝都!

天色有些阴沉,十月中旬经过夏天干燥高温的异常气候之后,温度终于开始走低,乌云也来凑趣,堆积在帝都的上空盘踞不走。【全文字阅读.】黑压压的一片,给人一种抬头伸手就能摸到的错觉。空气格外的湿润,每一次呼吸都能感觉到空气中潮湿沉重的颗粒,在潮湿的天气下让空气都变得厚重起来,路边马车飞驰而过去,只掀起了几块泥土,却不见往日飞扬的尘沙。

行人也换上了长袖的衣服,大多数手中还带着雨伞,预备不时之需。帝都就像是在乌云下安静的孩子,睁着眼睛静静的等待着雨水的到来。

当一道银蛇从乌云中钻了出来,将只属于天上的雷火带到了人间,点亮了世界,撕裂了乌云,却也让倾盆大雨履至凡尘。暴雨就像天空中有一个决了堤的无边长河,无穷的河水直接劈落。

年轻的姑娘撑开伞的瞬间一股怪风卷着雨珠袭去,手中的伞一个没留神抓紧,居然在这暴雨中被风卷着奔向了远处。眼看着天色越来越黑犹如午夜,浑身被雨水淋湿的姑娘哆嗦了一下,抱着双臂低着头跑向路边的民居。尽管在屋檐下,已经挤满了躲雨的人,没有了躲雨的位置,她或许希望能凭借自己的年轻与性别,让那些人挪出一块不大的地方让她有立足之地。

咔嚓,一声巨响好似巨人的怒吼,响彻了整个天地。黑暗的世间骤然间一亮,亮如白炽,偏偏转瞬即逝。

这一道惊雷点亮了这个世界的瞬间,也让人们注意到了路上的马车。

屋檐下躲雨的人闲着也是闲着,不由笑说道:“也不知道是哪家的贵族,你们看见族徽了吗?这个时候居然不在自己的庄园里享福,非要跑出来,恐怕有罪受了。”,帝都的平民就是这样,他们毫无顾忌肆无忌惮的讨论着贵族,不像那些乡下地方,人们不敢讨论贵族。在帝都,有时候有些人脉的平民甚至敢和贵族评理,或是向贵族申请决斗。

他们并不畏惧贵族,可能这就是所谓的“帝都人的勇气”吧!

“天色太暗,我也没有注意到刚才马车上的族徽,不过不管是谁,受苦的都是赶车的马车夫。”,一个头发呈银灰色的男人低声的这样说道。

只是他的话说完之后,停顿了好一会才有人接着说下去,他苦笑着摇了摇头,早就习以为常。德西人是一个很注重血统和血脉的民族,越是纯粹的德西人,发色也就越是纯粹,黑色、亚麻色、金色。当然比如说金棕色,咖啡金这样的颜色也勉强能算德西人,其他颜色的发色色系都没有纯正的德西人血统。对于德西人而言,这些家伙都不算是人——老生常谈,他们认为除了德西人外,其他人种其实都是长得像人的某种畜生,反正不是人类,只有德西人是人类。

这种歧视早就深深的刻入了德西人的骨子里,就像路边年轻的妈妈教导自己的孩子,指着一个其他颜色头发的人说,瞧,那是一个畜生。这种原始也是印象深刻的知识会一代一代永远不断绝的传承下去,并且加以个人情绪的升华,比如说“那是一个丑陋的畜生”、“那是一个肮脏的畜生”。

银灰色头发的男人在帝都生活的这些年里已经渐渐习惯了这种被其他人歧视的感觉,当然不是说每个人都会将歧视表现在脸上,正常的生活还是可以有的,只有在某些特定的时候,这些平日里看不见的歧视,才会发挥令人感觉到恐怖的作用。电闪雷鸣之间,又是一道闪电击落,瞬间的照亮让每个人都有着差不多的表情。

银灰色头发的男人笑了笑,低着头不再说话。

这一场大雨遮住了天,遮住了地,也遮住了人,更遮住了心。

回到帝都的天就碰到如此大的暴雨,雷恩坐在车厢内,车外的暴雨并没有影响到车内的安静,这一辆马车的造价恐怕就会让很多人绝望。他的拇指搓动着食指上的铜戒,又或是搓动中指上的铜戒,目光穿透了马车的车厢,看向了未知的虚空。

九月上旬,帝都方面经过十多天的扯皮终于达成了协议,雷恩原本的百分之五份额上升到百分之八点二,这也是的底线。如果还谈不拢,别说雷恩了,帕尔斯女皇说不定都不愿意继续开采这个矿脉。作为帝国的皇室,看上去帕尔斯女皇在经济上对其他贵族和贵族集团拥有者碾压级别的统治力,可人们总是忘记,皇室统治的不是一个两个地方,管理的也不是三座、五座城市。赚钱多,花钱更多!

和这个数字一同放在雷恩面前的,还要一份调令。

因雷恩在贝尔行省内乱期间表现出色,战功卓著,所以帕尔斯女皇和诸多贵族在国会日上一致通过的“特殊功劳晋升法案第三修正法案”,也就是说,在同年内,雷恩第二次在爵位上获得了提升。

是的,他被册封为帝国伯爵,但同时他必须回到帝都工作,帝都也为他安排更能发挥他作用的工作——奥兰多帝国档案部,机要科负责人。

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历经一个轮回,办公室阅报员似乎又走上了阅报员的道路。雷恩在推了数次之后,终于推辞不掉了,他必须前来帝都履职并且对过往的经历述职,否则帕尔斯女皇陛下有可能会被他发配到更远的地方,比如说极北冰原。比起极北冰原惨无人道的气候以及信仰拳头的蛮子,雷恩觉得还是帝都好。

他很清楚,所谓的升职也好,给他更高的爵位也罢,终的目的是将他从贝尔行省带走。他只要一天不走留在贝尔行省,就一天不受控制。贝尔行省以及泰伯利亚晶石挖掘工作就无法彻底安定下来,谁也不知知道雷恩这个家伙会不会搞出一个大问题,把所有人都炸懵逼了。为了不让雷恩成为一颗游离在帝都之外的炸弹,为了更好的团结这位同为黄金贵族成员的小伙伴,他就必需回帝都,势在必行,连贵族集团都开始通过明的暗的渠道对雷恩传话,如果他不想成为所有贵族和统治阶级的敌人,的还是服从帕尔斯的命令。

交代了一番,安排了一番,收拾了一番,他终于北上帝都,又回到了这里!

但是这次回来,他并非是因为妥协,而是为了征服!!

一时间无边的思绪都在他的脑海中起起伏伏,一道霹雳轰隆一声在天空中留下了一瞬间却深深刻入人们心底的痕迹之后,狠狠的落在了铜环区内。眼看着大火腾起,又被暴雨扑灭。想必人们在感觉到庆幸的同时,也有一丝茫然。是应该感谢这暴雨浇灭了大火,还是要仇恨这雨天带来了灾难?

马车一路畅通无阻的进入了金环区,在离皇宫不远的街道上,荆棘花环的旗帜在空中随风舞动。魔法基座为所有需要帮助的人们提供了各种各样的神奇魔法,把魔法盾当做旗帜的护罩并不是雷恩首创,几乎所有的大贵族们都这么做。

管家激动的站在庄园的大门处,激动的不能自已。他并没有打伞,也没有穿雨衣,但是雨水就是无法落在他的身上。从庄园的大门一直到房子的大门,笔直的通道上所有的雨水和狂风都被一条宛如隧道一般的风墙所阻挡

。采用了六级魔法基座的走到完全避免了任何自然灾害的侵袭,当然花费也非常的高昂,就这么持续三分钟,一枚标准的泰伯利亚晶石就会瓦解崩溃成粉末。

管家已经站在这里快半个小时了!

马车缓缓停在了风廊边上,车门被推开,一只精致的皮靴露了出来,雷恩扶着车门上的把手,另外一手拄着文明棍,非常优雅,非常有风度和风范的从马车里走了出来。他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一些不起眼的地方佩戴的饰品此时却绽放出刺眼的光芒。随手将文明杖丢给了管家,脸上也挂起了一丝亲切的笑容,“我回来了。”

管家激动的都快要哭出来了,一年前他都绝望了,甚至一度认为可爱的雷恩少爷再也没有回来的可能了,阿尔卡尼亚这个家族也会像其他消失的黄金贵族一样,成为历史的尘埃,被扫入垃圾堆。谁曾想雷恩这一走,不仅没有沦为笑柄,反而如鱼落入了水中,如鸟儿飞上了天空!他居然在如此不利的情况下,破开了局面,拼出了一个未来。

如果老爷知道了的话一定……,算了,不提这个人了,想一想都心塞。管家浮想翩翩,眼角抽了一下,几步追上雷恩,紧跟在他的身后。

周围灯火辉煌的庄园里,一扇扇半遮半掩的窗户后,不时有窗帘被撩动。露出一个两个脑袋,远远的打量着雷恩,他们的眼神复杂而清冷,就像是丛林中的动物一样,在分辨眼前的活物是同类,亦或是猎物。

只是他们不知道,有时候自己作的孽,终究要自己来弥补。

北京阳痿治疗医院到哪个
贵阳专治疗牛皮癣医院有
合肥治癫痫病的医院排名
江苏医院能不能治好早泄
太原看白癜风的医院哪个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