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开放与封闭之间的战役中似乎人们得出结论

2019-07-12 20:33:41 来源: 揭阳信息港

说到开放和封闭之战,人们总是会提起二十年前的那场战役,就是苹果和Wintel的战争。任何事物所谓的肇始只是我们需要回顾历史时的印象或观点。

简单的说,苹果公司把个人电脑(PC)的业务发展成一个朝气蓬勃的产业前,当时提供商业计算江湖大佬IBM和今天的鲍尔默一样喜欢轻蔑的说,这根本没有商业前途。

当IBM试图进入这个市场时,限制于当年的反垄断法,IBM利用所谓IBM-PC的一套标准,客观扶植了Intel和微软。当年的Mac是建立在简单指令集的CPU基础上的,而Intel的x86是复杂指令集产品。这样市场就从核心计算元件开始分割开来。

相对于苹果来说,IBM把软件和硬件进行了有效的分割。让很多软件和硬件的厂商有机会制造PC。其实当年的大佬,王安,IBM,苹果都是很封闭的,他们卖的都是应用产品。并没有去有意区分所谓的软件和硬件。

IBM的无奈造就了一个商业模型,就是今天我们看到的大分工结构,有的企业专注于软件,例如Adobe,微软,Oracle,等等。有的专注于硬件,例如Intel,AMD,Nivdia。

在开放与封闭之间的战役中,似乎人们得出结论,开放战胜了封闭。

但什么是开放,什么是封闭?这似乎更是一种现象而不是原因。

例如所谓微软的开放,只是更多的人在微软的环境下开发程序,而不是linux所希望的开放,就是因循PC的逻辑开发程序,因为在PC的领域里面还有很多的体系,例如Linux。当微软成为主要的开发主体,似乎从Linux角度微软变成了封闭。而从Linux的角度来说,微软则是那个霸权。

所以开放和封闭并不是的,而是相对的,甚至是世俗的,多少似乎变成一种民主,多数决定少数的命运。这也是所谓的多数人的暴政。

每个系统都潜在地追求一种内在的稳定,而不是外在的冲击。不管是冠以任何的借口,都是希望自身生态的存在,而不是其他生态的侵袭。由于每个系统存在,都试图找出自己存在的理由,而不一定是原因。原因又是从来不存在的东西,它的存在只是介于不同观点之间的一种博弈。所谓的胜者为王,只是大家在观点不一致的时候,找寻的一种结果上的平衡。就像任何一个强盛的王朝也会消失一样。它存在的理由不能支持它的存在。一切只是一个过程,而不是结论。所以所谓的预测,都只是建立在有限的时间上的一种猜测。一种时间上的有效性,而不是所谓的规律或必然性。而成功重来就不能复制。

在这二十多年里面,我们似乎只看到了苹果的坚持,而不是其他公司的进取。多少年来,笔记本还是东芝早的定义模样。桌面电脑重复着显示器+机箱+鼠标键盘的模样。类似iMac的一体机从来不是主流。这一切都发生在苹果把电脑主机做成字典大小,iMac则成为一体机的标杆。

我们其实无法说当初IBM是基于一种开放的构想来推动PC的发展。只能说是无心插柳。后来IBM想借助OS/2挽回局面。但那个时候微软更加进取,凭借山寨了wordperfect和lotus123,建立了自己的Office王国。而Windows则逐渐成为图形操作界面的霸主。

在PC业黄金的时代。苹果有些落寞,很多原因。其中一个原因是Windows的强盛,另一个原因是苹果的不妥协。它号称不推出低端的产品。

苹果的利润相对很高,产品又没有低端。这造成苹果产品价格高的印象。但同时我们也可以看到,如果其他公司推出和苹果品质一致的产品的时候,价格更是离谱,至少会比苹果高出30%以上。这大概也是很多苹果用户忠实于苹果品牌的一个原因。同样的产品,苹果更便宜。

由于苹果只是推出有限的型号,因此从单品的发货量上,总是占优,这也就可以通过规模效益而削减成本。在iPad时代,苹果的价格优势就完全凸显出来,因为大家需要制造的产品品质是类似的,没有苹果那种规模则完全在价格上失利。其实我们过去关于苹果价格高的印象,只是因为市场上有很多低端产品,这些产品拉开了消费区域。一旦进入相同的消费区域,苹果的优势就凸显出来了。

作为消费者来说,我们总是希望有更多的选择机会。但这不是开放和封闭之间的战争,开放不一定给我们带来实惠。

例如平板电脑,虽然谷歌不像微软那样收取授权费和使用费。但即便是抛除软件成本,硬件成本依然很高。

这和整个PC业的行业形态相关。

PC是一个由市场推动的大协作体,我们常称作IT产业。今天的PC制造业正在分化中,我们早已熟知的业态在暗流涌动中悄悄发生着变化。PC越来越象视频游戏机产业。早期的PC业更想前几年的山寨,一个操作系统,一套解决方案,大家做出五花八门的东西。

一旦主流应用瓜熟蒂落,那么其他的应用就会严重萎缩,就像Adobe,Autodesck控制了传统设计软件一样。在这个局面之前是由很多类似软件瓜分市场。而Office一统江湖之前,也有很多类似的套间。

当我们看到硬件的进步的时候,不能忽略软件自身的进步和变化,因为正是软件给计算机带来生命和应用价值。

传统化的应用实际上催生出类似垄断化的产品。产品逐渐走向封闭。只有在操作模式或计算模式上的革命性产品出现,才可能撼动已有的格局。

开放和封闭实际是产业者之间的道德游戏,这并不真实的关乎消费者的利益。现在的PC制造业,一个产品的背后是几十个厂商的协作结果。

我们试想即便苹果把iOS开放给其他厂家使用,单个的元器件厂商依然不能通过整合资源来实现更低的成本。就像三星和LG.而对于越来越标准化的产品来说,各种不同器件规格的组成,必然引发使用的稳定性降低,也给开发者带来噩梦。这正是Android阵营发生的事情。

我们从来不希望垄断,因为垄断带来两个负面效应,一个是垄断企业的不思进取,扼杀新生,一个是垄断可以让消费者没有议价的权利,在市场上丧失了投票权。这就是市场民主的概念。但垄断不一定会让消费者直接吃亏。或者说早期的垄断形成过程都是通过规模效应让消费者明显受益的。

在古希腊有个陶片驱逐法,这个法律规定,如果一个政治人物太受民众喜爱,那么就可以用陶片投票,把这个人驱逐出境若干年。为什么?因为这个太受爱戴的,会变相剥夺公民的选择权,因为他可以左右民意。

在市场上,就存在反垄断法。也存在产品挑战者,例如Ubuntu对Windows的挑战。当年IBM就是利用产品的新规则,打破了苹果的垄断地位。但那发生在PC业的早晨,现在则是已近黄昏。IBM这个PC产业的推动者早已撤出了PC战场,回归到它的商业计算服务领域。

PC的繁荣时代已经逐渐远去。PC的丛林法则时代也逐渐远去。

iPad必将主导这个市场若干年,直到新的操作模式,整合模式或制造模式出现。在未来的几年里,其他的平板仅仅是一种陪衬。

来源:。

九江好的白癜风医院
铜陵颌面外科医院哪家好
嘉兴有哪些生殖中心医院
锦州有哪些整形科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