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黄沙生死情

2018-12-04 18:03:55
黄沙生死情 照片上的几位战友分别来自湖北、河北两个省份,也不是同时参军。

但是大家朝夕相处,亲如兄弟,建立了难忘的友谊。

遗憾的是,这张照片中缺少一名叫杨述的战友。

杨述,河北籍新战士,个子不高,文静而清秀。

杨述是家中单传,那个年代应该不属于征兵对象。

那时也没有“当兵就业”这一说,年轻人是凭着对人民解放军的热爱和崇敬,对祖国的忠心和责任,积极报名应征的。

杨述无疑也是这样,离开从小生长的家乡,离开疼爱他的父母,来到了我们这支诞生于洪湖岸边的红军团。

那时,我们奉命到黄泛区进行战备施工。

我们所在连队负责装运黄沙和搅拌混凝土。

装沙的作业程序很简单。

在遍是黄沙的地中央筑起一个窑形的装载台,装载台的上部是一个巨大的漏斗,下部是一个容纳一辆载重汽车的马蹄形窑洞。

漏斗底部有一个人工操作的开关。

汽车车厢对着漏斗孔,把开关打开,黄沙便哗哗地倾泻下来。

沙是就地取材,经过清筛,用转扬机源源不断地送到漏斗周围,堆积如山。

那是一个深秋的上午,迎着扑面的沙尘,杨述和我们一起去工地接班。

我们几个人被安排去搅拌混凝土,杨述与另一位战友去上沙。

那位战友当兵早一点,“担子拣重的挑”,主动承担起在洞内开关漏斗的工作,让杨述在上面干没有灰尘而且不太费力的活。

以前每次上沙都很顺利。

这一天有些反常。

漏斗打开了,黄沙呼呼地往车厢泻,片刻就不泻了。

原来,下层的沙泻完了,上半部的沙板结着下不来。

杨述站在漏斗边沿的沙堆上,用铁锹往下推,只有少量的沙粒稀稀拉拉。

他用力再推,“呼”的一声,足下的黄沙整体下垮,杨述随沙滑进了漏斗里。

在下面的战友见漏斗中的沙不泻了,不知怎么回事。

上来找杨述,却不见杨述的人。

他意想到可能有不测,赶紧从附近把我们喊过来抢救。

当我们把杨述从漏斗里扒出来时,他的一只手还向上伸着,身体成坐的姿势。

他是被随后压下来的沙埋在漏斗里窒息牺牲的。

他把如花的青春和生命,献给了自己酷爱的军队。

经历了这场生死黄沙情,我们对新时代军人价值的认识也具体和深刻了许多。

军人决战岂止在枪林弹雨的战场,也在和平的日子里,在建设的岗位上。

作为人民的子弟兵,只要是祖国和人民需要,都应该毫不犹豫地挺身而出,奉献自己的青春和热血,甚至生命。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